《自然会有光明的一天》

冷少农

我们的将来,

我们的将来,

无论遭何打击,

究竟怎样划算?

我们的手段:

干!干!干!
 

任他四围如何黑暗,

即使无路可走,

我们的精神:

依然愈进愈烈!

不屈不挠!
 

不变换!

人们究竟怎样划算?

我们只要手段不乱,

精神一贯,

前途虽是茫茫,

自然会有光明的一天。

朗读者:黄少勇

《自然会有光明的一天》

冷少农,原名冷肇隆,1900年1月出生于贵州省瓮安县冷家堡一户清寒农家。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后,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少农”,立志要为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事业贡献自己的一生。 1926年,冷少农的好友梅重光被捕入狱,为安慰和鼓励出狱后的梅重光,冷少农写下这首诗,希望其继续为革命而斗争。全诗以直白的手法描写了黑暗的现实与需要寻找光明之间的冲突,前路虽然迷茫,却仍需要坚定前行。 1932年3月,由于叛徒出卖,南京地下党的组织遭到破坏,冷少农被捕入狱。在狱中,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冷少农始终坚守革命气节、坚贞不屈,与敌人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令敌人恼羞成怒。6月上旬,冷少农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时年3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