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们积极为改革发展、民生改善献计献策。正在北京采访的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报道团队将邀请部分代表、委员围绕经济社会发展和公众关心的热点话题进行访谈,并通过视频、图文等形式在报纸、网络、微博微信端等平台发布,以融媒体传播方式第一时间呈现两会精彩。

要尽快刹住"天价片酬"乱象

龙虎网讯(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记者 黎雨沁 摄像 程俊翔)王菲演唱会门票官方最高售票近万元,国内的“小鲜肉”、“流量小花”动辄一集电视剧片酬达几十万甚至数百万元,这样的现象在演艺圈已是屡见不鲜。全国两会期间,记者在北京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演员盛小云,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她今年带来了关于尽快刹住“天价票”“天价演(片)酬”乱象的建议。

实际上明星“天价票”、“天价演(片)酬”现象在国内演艺界早已成为一种顽症,极大地阻碍了演艺市场的健康发展,抑制了不少有才华的艺术家积极性的发挥,损害了大众正常欣赏文艺的权益。说起这样的现象,盛小云非常痛心,“现在我国的电影电视市场,一些知名的青年演员,我们所谓的‘小鲜肉’片酬高达影片制作的50%-80%,这也太离谱了,导致会在其他方面降低拍摄成本,让电视电影的质量下降。“对于演出市场她认为,演出商和黄牛勾连的表演之所以会如此明目张胆、愈演愈烈,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完善的法制和管理手段将其制约,没有一个健全完备的演艺市场进行有效的调控。

针对这样的乱象,盛小云提出了政府有关部门应尽快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如加强对明星演艺票价和酬劳的管控,政府有关部门积极引导演艺市场规范秩序的建设,建立具有真正行动活力的演艺行业组织,如演员协会、制片人协会、演艺产业协会、加强演艺人员的艺德教育和自律、加强舆论监督。“要制定票价、演(片)酬的最高限值,并纳入制度的笼子严格执行。对违规者给予公开严厉批评和惩罚,以保证演艺事业和市场的健康发展。”

“要严厉打击‘黄牛’行为,使演艺市场纳入规范化、透明化、有序化的轨道。” 说起“黄牛”,她认为,一是严守票务网络是唯一售票渠道。不随便开放第三方售票平台,让黄牛没有生存空间;二是场地方和演出商共同合作分摊票房,或是由政府补贴剧场,以适当降低场租费用,从根本上降低票价;三是严格控制票价和成本的指数限值,控制工作票用量,切断二手市场流向;四是加强剧场管理和功能的开发。扶持和培育市场是政府“还政于民”的有力措施之一。降低进场门槛,釆购优质的艺术作品和剧团,在定位市场需求的价格中釆用票务分成的运作模式,鼓励双方以优秀的艺术作品推进市场消费,才能使演艺市场逐步形成良性循环机制。当前,应尽快改变只重视艺术创作和演出而忽略市场功能开发的文化投入机制。

最近,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未经授权不打招呼用了一段昆曲在网上热议,谈及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盛小云有些无奈,“这件事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是传统文化被侵权的现象太多了。在网上搜索一下我的名字‘盛小云’,我的演出你都可以随便看到。也有朋友建议我去联系网络平台,要求他们下架。但是传统文化如今正处于需要传播的阶段,特别是苏州评弹还是要靠网络传播,这就形成一个矛盾了。”说到这里,盛小云非常的纠结,“我希望网络帮我们传播的时候,1个小时的表演,可以只放10分钟,如果网友看了之后喜欢我们的表演,就可以选择走进现场进行欣赏。”

增加高校资源 改变“一考定终生”

龙虎网讯(报业集团全媒体记者 黎雨沁 摄像 程俊翔)教育问题、尤其是高考和学生减负话题,在此次全国两会期间引起了委员和代表们的广泛关注。龙虎网记者于两会期间采访到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学院院长高抒,他认为,将大学的“严进宽出”改成“宽进严出”,并增加高等学校的资源,可以改变“一考定终生”的模式,。

清华、北大、南大……中国的知名高等学府是学生们心目中最高的象牙塔,然而“粥多僧少”,让学生们在高考这条独木桥上走得格外艰辛。“我们国家的高等学校的资源也存在着问题,我们虽然有这么多高校,但是大家想上的高校就那几所,高校资源十分紧张,想给学生减负自然就难了。”高抒认为可以学习美国的模式,统一高等学校的标准,扩大学生上学的选择余地,而不是挤破脑袋,都想去上清华北大。在高等教育的资源分配上,高抒曾经提过一个主张,以南京大学为例,南京有很多的高校,可以都按照南京大学的标准来办学,将这些学校的学习都纳入南京大学的范围,学生们都可以接受到比较正规的教育。“现在的很多家长和学生是这样的,上南京大学我愿意,但是如果让我上别的学校我就不愿意了。所以我认为就是要增加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资源多了,自然以后就不用那么紧张。”

减轻考生的高考负担,和为中学生学习减负是一脉相承的。作为南京大学的教授,高抒更多从学者的角度对中小学生减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要改变学习方式,让孩子们在玩耍中学到知识。高抒认为,现行的高考方式这一“指挥棒”让减负之路更加难走,“三天决定你命运的考试,那就会让大家紧张,你必须全力以赴为这三天做准备。”高抒说到这里就笑了,“现在社会在逐渐进步,上大学的渠道也多了起来,应试教育的重要性可能会逐渐降低,让上大学的方式不仅仅只有高考。”

高抒研究过国外的减负方式,认为英国的考级制可以很好地缓解“一考定终生”的压力。他说,“英国是一年举行四次考试,考试成绩两年有效,学生可以一门一门地过关,直到考到自己满意为止。”同时,高抒认为可以将大学的“严进宽出”改成“宽进严出”,让上大学变得更容易,同时可以鞭策学生们上了大学之后,可以更好地钻研知识,上大学的本质不是为了拿到学位证书而是为了学习。

不要让素质教育变成应试教育的工具

龙虎网讯(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记者 黎雨沁 摄像 程俊翔) 随着素质教育的深入推进,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一直受到政府和全社会的高度关注。龙虎网记者于全国两会期间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范小青,她今年带来的提案是关于小学生素质教育,希望不要让变了味道的“素质教育”变成学生新的“负担”。

素质教育是指一种以提高受教育者诸方面素质为目标的教育模式,为学生的未来做人和未来发展奠定基础,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相区分。范小青认为,时下在推广素质教育过程中有点开始“变味”了。“素质教育的初衷是为了孩子们更好的成长,让孩子在比较繁重的学习压力之下放松心情,增加一些科学、人文素养,在素质上有全面的提高。但是我们发现在素质教育推广的过程中,有些学校又开始把这个作为另一种负担加在孩子头上。”范小青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有些学校明文规定,孩子要评三好学生,一年级的时候就要有三张素质教育的证书,学生为了拿三好学生,就要在课外辅导课上学习考试。“一年级的小学生除了校内要学习功课以外,在业余时间还要上课,关键还要考试,还要拿证书。那么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一年都需要这样的证书。那素质教育又变成了小孩子的另一种负担。”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在这几年已经成为了家长们的口头禅。对于这样的现象,范小青感到非常的痛心,“现在的很多孩子还没上小学就开始各种培训课了,因为家长知道竞争很厉害,一旦你上了一年级,其他孩子已经有几个证书了,那你的孩子又跟不上了。”

对于这样的现状,范小青认为,教育部门应该对中小学、尤其是小学做全面的了解,素质教育在学校多抓一点可能效果会更好。“其实课外的素质教育放在学校是更合适的,这样更有利于学校老师对孩子的全面了解。证书只要有可利用空间,它本身也会变味,它有时候并不是考来的。所以将素质教育更多的放在校内,也有利于学校和老师对孩子的了解、管理和控制。”

范小青认为,素质教育应该更多的是培养孩子学校功课之外的文化素养,“学校的语文、数学、英语等课业之外,有各种可以滋补一个人内在素质的教育,而文化素养的提升才能培养出全面的人才。即使今后搞理工科,如果自身人文素质不够、人文情怀不够的话也是走不远的。”

共享单车与公共自行车互补应鼓励

龙虎网讯(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记者 黎雨沁 摄像 程俊翔)今年1月1日,町町单车率先登陆南京市场,一个多月时间,OFO、摩拜、小蓝陆续登陆。随着共享单车的大量投入,新生事物跟社会的“磨合”也浮现出一些“乱象”,如违规停车、蓄意破坏车辆、维修服务不到位等。3月4日,龙虎网记者专访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交通厅厅长游庆仲,他对共享单车持支持和鼓励态度,认为共享单车是城市公共系统的一个补充部分。

共享单车的大量投放,让很多市民担心共享单车和公共自行车互相重合,造成资源浪费。游庆仲认为两者在发展过程中并没有矛盾,而是互补关系。政府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第一是要兜底,第二是要整合社会各界市场的资源,提升公共服务。“我们已经构建了公共自行车的服务模式,但是老百姓对这种方式的满意度并没有达到百分之百。公共自行车在校园怎么发展,在主城区、郊区怎么发展,这都需要统筹谋划。共享单车的加入,可以将两种公共出行方式的优势都发挥出来。”

游庆仲认为,要加强公交集团和共享单车企业的沟通和协调,“看看他们有什么打算,他们能做的比较好的地方,公共自行车的投放就可以适度减少一些,老百姓更愿意用共享单车的地区,我们公共自行车的资源就可以减少一些,而对于共享单车企业不愿意去的地区,公共自行车就合理的多配置一些。共享单车和公共自行车是互为补充的。”同时,他也认为,共享单车的模式和形式上的创新也给公共自行车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启发,公共自行车也开始启用手机扫码就可使用的方式。

对于现在暴露出来的共享单车的乱停放、市民将车辆私人占有等现象,游庆仲也抱有宽容的态度,“南京的共享单车才投放了一个多月,共享单车的企业的服务,自己也在进一步提升,我相信,共享单车的企业也是受市场选择约束的,他如果服务不好,市民就不会选择,自然就会被市场所淘汰。“他认为有理性的社会各界和有智慧的市民,都会在这个过程中发挥自己的作用,提升共享单车的发展水平。

游庆仲今天带来了希望全国的交通运输系统可以统一着装的提案。今年的2月16日,国家住建部在新闻通气会上正式公布统一的城市管理执法制式服装和标志标识,进一步推进规范执法、文明执法。然而,全国的交通运输系统的着装还没统一, “交通的执法领域非常的宽泛,事项也非常的多,有民航、铁路、邮政,特别是公路、水路的执法,交通的执法和其他执法不太一样,其他执法更多属于区域性的范畴,而交通的执法更多的是流动性的、动态性的,这就更需要把着装统一起来,提升在执法上的权威性,使我们的队伍更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