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龙虎网

首页|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艺术| 公益| 城视| 我们家| 拾搭网| 亲子拾光| 龙虎网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龙虎网 > 南京红色日历 >

南京红色日历 | 雨花台下望江矶 三烈士墓永长青

2019-01-05 14:00:00 我要播报

南京雨花台功德园,一上山,南面有一碑,上书“皖南事变三烈士墓”,这就是三位在皖南事变中牺牲的新四军领导人项英、周子昆、袁国平的墓。

\

皖南事变三烈士墓

1955年,南京军区将三位烈士的遗骸从泾县迁葬到雨花台,并修建了新四军皖南事变史料陈列室。

从此,三烈士长眠在雨花台望江矶。

1941年1月6日,皖南事变爆发,那是一场78年前发生在安徽泾县的血战。9000多名新四军将士,在转移途中,被国民党军队包围,除不到2000人突围外,其余均被杀害、俘虏。

新四军全军奉命东进北移

两天前的那个雨夜,新四军军部及所属皖南部队共9000余人接到命令,从泾县云岭出发,踏上东进北移的征程。

全军被分成3个纵队,分三路前进,军部及直属队、教导总队、战地服务团随第二纵队行动。由于是夜间出发,加之大雨,路滑难行,给部队行军带来了很大困难。5日下午3时,新四军各支纵队才到达目的地——茂林。

从泾县到茂林,仅仅40华里,因路途艰难,部队走了8个多小时。

茂林素有皖南文化中心之称,经济繁华,街面热闹。那天正值腊八,家家户户杀猪宰羊,招待新四军。由于战士过于疲劳,军部命令“原地休息一天”,并开展文化娱乐活动,鼓舞士气。

行军不快一扫而空,人人兴高采烈。可此时,国民党军7个师共计8万余人正日夜兼程,向茂林逼近。

国民党顽固派打响皖南事变第一枪

6日拂晓,新四军第二纵队进入杂草丛生的丕岭。就在山脚下,新四军担任前卫的一个便衣侦察班,和国民党第40师一个便衣搜索连迎头撞上。

顿时,枪声大作——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皖南事变的第一枪打响了!

上午9时,新四军第三纵队的一个连,也遭到国民党军第40师一个搜索排的阻击,双方混战在一起。几乎就在同时,原军部所在地云岭、中村、章家渡被国民党军占领,这意味着新四军的退路被切断了。

新四军军部首长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国民党军想全歼这支抗日部队。

下午3时,军部召开紧急会议。军长叶挺主张往回打,政委项英、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参谋长周子昆坚持按原计划,从茂林突围出去。最后决定,还是按原计划行动。

经过一夜血战,拂晓前,新四军各纵队占据球岭、丕岭、高岭,并向星潭突击。最先头的第二纵队,面对的是国民党军第40师两个营的兵力和多座坚固的碉堡。项英亲自指挥,但直到下午1时,星潭依旧未能攻下,新四军伤亡惨重。

看着自己的兵一个个倒下,心痛不已的项英不忍主力被拼掉,带队返回百户坑,决定召开军部紧急会议,改变突围方向。

军部意见不合致使战机延误

7日下午3时,会议召开。没想到,一上来就是激烈的争吵——

叶挺坚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星潭,决不能后退,后退就是灭亡。但项英不赞成,他说“我们的部队向来是不打硬仗的,不能硬拼3年游击战争保存的精华”,他希望拿一个代价小胜利大的突围方案。

见叶挺一再坚持,项英有些恼火,说现在不是北伐,星潭不是汀泗桥、贺胜桥(贺胜桥、汀泗桥战役,叶挺的成名战,为叶挺率领的独立团赢得“铁军”称号)。叶挺火也上来了,说项英同志,一句话,你不想打,只想溜!

但叶挺还是没争得过项英,他的方案被否决了。

百户坑本是一个紧急会议,却一直开到晚上10点,才定下方案,放弃星潭,全军后撤,突围方向改向西南方向的高岭。

当夜大雨,不见一丝星光。新四军一个团的兵力奔赴高岭,经过血战后,重新占领该高地,准备迎接开始撤退的部队。

状况频出 项英带队不告而别

撤退在凌晨开始,秩序混乱,一直到8日上午10时才全部撤出。

正午时分,又出现意外情况,向导带错了路,部队不是撤往高岭,而是东面的濂岭。军部立即下令,全体后转,向高岭行进。

此时,坚守在高岭的守军正陷入恶战,国民党军队投入大量兵力,想夺回这个高地。见不能按原计划通过,军部决定再换突围方向,不再南下,而是北上突围。

又一次的首尾相换,又一次的秩序混乱,甚至在部队交错时,因道路狭窄,还发生争吵。高坦村,通往茂林的必经之地,国民党军第144师于8日晚先到达这里,并构筑了防御工事和机枪阵地。

国民党军第40师报告第32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下了死命令:务于明日正午以前,将“匪”包围于现地区而聚歼之。

凌晨,枪声没有停止,国民党军轮番向高坦冲击,局面有些失控。

项英、袁国平、周子昆淋着雨站在路边,让参谋去喊叶挺,一起商量对策。鉴于对此前决议不满,叶挺并没有前去参加会议。

项英等人见叶挺不来,连喊人的参谋也没回,加上枪声更加密集,带了一批人往回撤退。

叶挺听说项英离队,立即派人去找项英,并开始布置战斗任务。

叶挺重掌指挥权 战斗进入白热化

又是一番激战。叶挺带队突围来到了石井坑,石井坑聚集了5000人,这让叶挺重新振奋,并下令坚守。

10日下午3时,一直“失踪”的项英等人竟出现在了石井坑,他们也没能突围出去。晚上,军部再次开会,项英参加了,并承认错误,将指挥权交给叶挺。叶挺决定坚守石井坑,等待中共中央和国民政府交涉,停止攻击。

但他们等来的,是蒋介石向部队下的手令:活捉叶挺奖10万,活捉项英、袁国平各奖5万。

之后的几日,包围的国民党的兵力达到7个师,轮番向石井坑冲击。13日黄昏,叶挺下令“分散突围”。

14日凌晨,叶挺率2000多人突围至大康王村,这里由国民党军108师把守。

几次冲锋,均告失败。

上午,国民党军假借谈判,将几名新四军干部抓走,叶挺再次组织手枪队冲锋,还是没能冲出去。

看突围无果的军部决定按中央的意思保护叶挺——让他下山去谈判,叶挺先是不同意,知道这是党委的决定后,只能服从。

叶挺下山时,带着警卫员及随从12人,一下山就被扣押了。

后来

叶挺被扣押后,于1月18日送至国民党第32集团军总部,后随被俘的新四军战士关押在江西的上饶集中营。

项英带着袁国平、周子昆向外突围时,袁国平身中4弹,为了不连累他人,自己掏出手枪,对准头部开了一枪。牺牲时,他年仅35岁。

此后,项英等人一直在山中潜伏,准备打游击。3月13日凌晨,项英、周子昆在熟睡中,被军部副官刘厚总枪杀。随后,刘厚总带着军费下山叛变投敌。

牺牲时,项英43岁,周子昆40岁。

这段血染的历史,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也知道周恩来曾为此提笔题词——“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来源:凤凰网  编辑:admin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