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日本人看甲午:军国主义道路自此开始

\

历史已经证明,靠行使武力去征服别国人民是不可能的,现在的社会需要以和平的手段来构筑和平的地域,国与国之间的对话尤为重要。——鸠山由纪夫

\

日本侵略中国的开端,就是日清战争。作为历史的组成部分,日本必须自我反省,对国民进行教育,永远不要重复日清战争时的错误。——村山富市

整整两个甲子前,中国被昔日的学生日本击败。两个甲子以后,中日关系再次交恶,日本政府又刚刚让自卫队拥有了“集体自卫权”,从此可以开启第一枪,这令中国人不禁担心,两个宿命邻国会不会爆发另一场甲午战争。在考虑这些假设命题之前,我们不妨看看,作为甲午战争“战胜国”的日本,是如何看待那场战争的。

甲午战争改变了日本对华感情

“直到明治维新,日本人都把中国视为‘圣人君子之国,称日清战争是场‘文明之战’。但在这场‘文明之战’胜利后,日本人在自诩是文明人的同时,开始轻视中国……”——大江洋平

在甲午战前的1893年,日本还是将清朝中国视为“老大国”。《明治大正见闻录》的作者生方敏郎说:“直到战争开始那天,日本老百姓也从没有人认为中国人不好,更别提对中国有什么憎恶之情了。”

然而,伴随着日本文明开化运动的浪潮,日本的上层阶级和知识分子开始指出,中国是个排斥近代化的因循固陋的落后国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福泽谕吉的《脱亚论》。甲午战争开始后,这原本只停留在知识阶层的中国蔑视意识,陆续渗透到一般国民当中。日本社会各阶层都竭尽其能地侮辱从前的偶像,“支那人”、“枪果佬”、“猪尾巴”等相继成为中国人的特称。

日本大江洋平法律事务所代表大江洋平在《日本新华侨报》主持召开的“甲午战争120周年座谈会”上发言表示,“直到明治维新,日本人都把中国视为‘圣人君子之国,称日清战争是场‘文明之战’。但在这场‘文明之战’胜利后,日本人在自诩是文明人的同时,开始轻视中国,认为中国代表的是野蛮。当时日本的知识分子代表内村鉴三也是这么看待中国的。”内村鉴三,是日本明治时期著名的基督教思想家。他在《日清战争之义》中认为,日本和中国分别是“代表新文明之小国”和“代表旧文明之大国”。

甲午战争令日本走上军国道路

“原来,只要有了足够的力量,任何正义、公道都半文不值。”——德富苏峰

甲午战争胜利后,日本国民陷入了“崇军尚武”的癫狂中。明治时代的小说家国木田独步在小说《酒中日记》里写道:“日清战争,连战连捷,军人万岁。如果没有了军人,简直天都不会亮啦。家里有女儿的父母,不论是华族、富豪或商人,都有一种共同的热望,要找一个军人做女婿。”日本剧作家、儿童文学家秋田雨雀回忆说:“松畸直臣大尉和原田重吉的功名谈具有传奇式的魅力,曾支配着我们少年的头脑。我曾是一个可怕的军国主义者,写过日本应用武力统治世界的文章。”

在这样一片狂热的战争鼓噪中,日本很多学者的价值观发生了转变。曾是“平民主义”积极倡导者的德富苏峰在自传中说,三国干涉还辽事件使他确信“原来,只要有了足够的力量,任何正义、公道都半文不值。”

日本明治时期的文坛宗师尾崎红叶在小说《金色夜叉》里也透露了自己的想法,“要保卫国家的权益,国际公法之类的东西抵个屁用,重要的还是兵力!世界万国又没有一个立法的君主在统治,国与国间的争端,应该由谁来公平解决呢?这儿是唯一的审判机关:打!”

甲午战争是李鸿章一人对一国

“日清战争不是日本胜了,而是清朝败了。清朝只用一支军队——李鸿章的北洋水师来对付日本一个国家。”——宫川俊彦

日本政治学家、历史学家横山宏章表示,“实际上李鸿章是很欣赏日本的,但又对日本持有戒心。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李鸿章,那就是:复杂。日清战争前,李鸿章曾让强大的北洋水师开到长崎,这令海军力量薄弱的日本感到一种‘中国威胁’。”

日本财团法人国语作文教育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及南开大学客座教授宫川俊彦强调,“日清战争不是日本胜了,而是清朝败了。清朝只用一支军队——李鸿章的北洋水师来对付日本一个国家。以当时清朝的实力,尽管技术不够硬,但只要肯坚持打几年,日本就会败得一塌糊涂的。虽然我们把那场战争叫做日清战争,虽然日本更愿意认为自己是赢了整个中国,但实际上,日清战争并不是一个国家和一个国家的战争,而是李鸿章一支部队和日本一个国家的战争。”

关于甲午,日本两位前首相如是说

历史已经证明,靠行使武力去征服别国人民是不可能的,现在的社会需要以和平的手段来构筑和平的地域,国与国之间的对话尤为重要。

——鸠山由纪夫

2014年6月14日,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接受《日本新华侨报》采访时表示:

120年前,“欧美强烈奉行殖民统治原则,当时的日本认为这是一个所谓的脱亚入欧、让日本能与欧美列强比肩的好机会,他们开始希望把清朝的中国和朝鲜变成自己的殖民地,于是发动了这场战争。当时,殖民统治的思想在全世界蔓延,但从现在来看,这种行为是不被允许的。作为现在的日本人来讲,要铭记历史,今后再也不要发生侵略别国的行为,历史已经证明,靠行使武力去征服别国人民是不可能的,现在的社会需要以和平的手段来构筑和平的地域,国与国之间的对话尤为重要。遗憾的是,日本政府现在鼓吹的所谓‘与中国价值观不同’,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以及刚刚通过的行使集体自卫权等,都是要用武力手段,但以武力手段是不可能构筑所谓的和平地域的。日本政府的这种做法是不可原谅的。日本现在做的,就是要反省甲午战争的教训,但是很可惜,日本媒体并没有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日本侵略中国的开端,就是日清战争。作为历史的组成部分,日本必须自我反省,对国民进行教育,永远不要重复日清战争时的错误。

——村山富市

2014年6月23日,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接受《日本新华侨报》的采访时说:“日本从日清战争开始,陆续发起了日俄战争、九一八事变、太平洋战争,从此走上了自取灭亡的道路。日本侵略中国的开端,就是日清战争。作为历史的组成部分,日本必须自我反省,对国民进行教育,永远不要重复日清战争时的错误。那毫无疑问是日本发起的一场侵略战争。”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位于东京的靖国神社,在5月17日到7月27日期间,正在举行“纪念日清战争开战百二十年、日俄战争开战百十年——游就馆收藏绘画·锦绘展”。这个展览的“前言”写道:甲午战争“是近代日本的第一场战争,是日本为了谋求朝鲜独立、维护东亚和平与落后的清国之间进行的一场弘扬日本国威的战争。”有学者曾经指出说,“靖国神社的史观在日本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只不过是许多日本人不敢说出来,而靖国神社敢于说出来罢了。”这样看来,靖国神社对甲午战争的看法,也代表着当今日本人对甲午战争的看法。

□蒋丰(北大历史系客座研究员,《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参考资料】

生方敏郎《明治大正见闻录》(中央公论社,1978年发行)

荒畑寒村《寒村自传》(岩波文库,1975年发行)

井上清《日本帝国主义的形成》(岩波书店,2001年发行)

矢内原忠雄也《帝国主义下的台湾》(岩波书店,1988年发行)

信夫清三郎《近代日本产业史序说》(日本评论社,1942年发行)

中塚明《日清战争研究》(青木书店,1968年发行)

远山茂树《日本近代史》(岩波书店,2007年发行)

国木田独步《牛奶和马铃薯·酒中日记》(新潮社,1970年发行)

鹿野政直《思想史论集》(岩波书店,2007年发行)

尾崎红叶《金色夜叉》(新潮,1969年发行)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