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现身”在大屠杀纪念碑上的父亲

每逢清明,子女都会扫墓拜祭去世的亲人,可是我无法敬祭父亲蓝名卓,1937年12月13日父亲在南京惨遭日军杀害,没有找到遗体,所以他没有墓碑,不知他魂归何处?五六十年来,我和妹妹虽然对父亲十分怀念,却找不到寄托哀思之处。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日思夜想60年后,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我们终于“找”到了父亲。

1997年12月13日清晨,我从上海赶到南京东江门纪念馆,南京市政府正在这里举行南京大屠杀60周年纪念大会,从英、美、日等国赶来的外宾,以及市府领导、遇难者家属和市民数千人参加公祭悼念大会。

当我和妹妹、外甥女手捧白菊花寻找父亲的名字时,见到高高的纪念碑顶刻着300000这个惊心触目的数字,就感到这里每寸土地都浸透遇难同胞的鲜血。走进万人坑,当眼前出现累累尸骨时,我和妹妹顿时泪流满面。这里当年惨遭日军杀害的同胞尸骨如山,草草掩埋堆成大土坟。50年后有人打算在这片荒地上建房时,这才发现被日军杀害同胞的一具具遗骨,越挖越多,于是就以这万人坑为中心,建造了日军大屠杀纪念馆。

蒙难墙上有“蓝名卓”

就在万人坑不远处,我们看到了蒙难墙,高2米,长10多米的墙上刻着数不清的遇难同胞的姓名。我和妹妹一行行一字字从头寻找七八分钟,终于发现了“蓝名卓”三个字。我们激动万分,妹妹和外甥女忙献上白菊花,然后我们情不自禁跪在父亲名字前,失声痛哭……

此刻我突然想起身边还带有父亲的照片,外甥女从未见过外公,她忙站起来边抹泪边看照片。这时有位女记者发现我们是蒙难者家属,就挤过来采访。

我指着照片说:这是父亲短短一生中最后的一张照片。父亲生于1912年壬子鼠年,要是他活到今天(1997年)该是85岁了,他1937年遭日军杀害时年仅清的遇难同胞的姓名我和妹妹“现身”在大屠杀纪念碑上的父亲蓝名卓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被日军杀害时年仅25岁。这张照片是他24岁考取南京《人报》任记者时的纪念照,他特将新发的报社证章佩在新西服上,显得英姿勃勃,风华正茂。

对父亲的最后印象

女记者问起我对父亲的印象。在我的记忆中父母都很慈爱,祖孙三代的小家庭很温暖,可是日军侵略使我和妹妹失去了幸福的童年。父亲留给我最难忘的印象是1937年中秋节后日军轰炸南京,父亲用两张八仙桌相拼,桌上铺棉被给我们兄妹“造”避难所,因为那时没有防空洞。后又风传日军要投毒气弹,老百姓当然更没有防毒面具,母亲看报上说口罩浸尿可防毒,于是连夜手缝了两只新口罩,第二天听见拉警报,妈妈就用口罩浸尿捂在我的小脸上,呛得我直想呕吐,祖母学样也用尿口罩捂着妹妹,妹妹只有五岁,吓得直哭。

父亲见祖母和母亲把我们安排在桌下不许出去玩,很无奈,就给我们讲报上的中国空军英雄击落敌机的故事。我越听越起劲,就张开双臂表示自己也要当空军打敌人。爸爸立刻竖起大拇指,夸奖我有志气,可是没几天,晚上我突然做恶梦,日机把妈妈炸伤了,我抱着血迹斑斑的妈妈哭喊起来。可巧爸爸加夜班回到家,听到我喊“快买飞机”、“快救妈妈”!爸爸知道我们受了惊吓,为安慰我们,他赶到晚间仍在营业的中央商场,为我和妹妹买回玩具飞机、航空帽和洋娃娃。

妹妹刚睡醒,爸爸就把洋娃娃拿给她玩。再给我戴上航空帽说:“你快快长大,驾着飞机当空军,打日本鬼子!”这就是父亲留给我最亲切、最难忘的最后印象。

日寇杀父家破人亡

记者又问起我们父亲遇害经过。妹妹说她那时年纪小,据母亲告诉她,1937年12月初日军已兵临城下,围攻南京,爸爸在危急之中先把我和祖母送到乡间托付给姑母,又赶回南京处理好工作。正打算再去乡间姑母处,不料交通中断,日军已攻进南京城。父亲怕妈妈和她被日军发现,就用家具堆起来让她们藏在空隙间,正当父亲自己找藏身之处时,突然两个鬼子兵破门而入,不由分说吼叫着凶狠地以枪口对准父亲把他赶出家门。从此父亲消失了,再也没有回家。妹妹说到这里哽咽失声,不断擦泪。这时女记者也双眸含泪,示意我说下去。

我从乡间得到父亲被日军抓走的不幸消息,立即和祖母赶回南京。母亲因深受刺激,面色苍白,神情呆滞,看到我后,她紧紧搂着我说:你爸爸刚被赶出门我就听见枪声,可是我总往好处想,你爸爸会回来的。等了一夜不见人影,天刚亮我就抱着你妹妹出门去找,街上没有一个活人,全是尸体,一个个血肉模糊,我越看越怕,这时又听见枪声,我只得逃回家中,你爸爸准给鬼子杀害了……这时母亲和祖母都已泣不成声,我和妹妹也扑在母亲怀中痛哭不止,孤儿寡母祖孙三代哭成一团。参军改名蓝翔

南京大屠杀中,日军不仅杀害了我父亲,还放火烧了水西门一条街,祖父苦苦经营的一家小店被彻底烧毁,南京千万户市民家破人亡,我们也在日军铁蹄下过了八年亡国奴生活。后来,祖母和母亲相继病故。我在1949年7月参加解放军时,改名蓝翔,为的是实现父亲给我买小飞机玩具,希望我能成为一名飞行员英勇杀敌的遗愿。虽然最后没能当上空军,但我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成了志愿军。

自从1997年在南京悼念父亲后,我每年12月13日都会从上海赶到南京侵华日军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去拜祭父亲。有几年还带子女去南京,和妹妹一同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原文转载于档案春秋2010.07)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