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南京保卫战老兵藏尸体堆逃生 潜伏国民党部队(图)

\

骆中洋离退休资料是他身份的最好证明。

93岁的退休民警骆中洋老人躺在病房里,面对南京市鼓楼公安分局年轻民警的疑惑,用瘦弱的手臂示意并承认一个新身份:他不光是76年前参加南京保卫战的一名战士,还从当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屠刀中侥幸逃生,更在后来加入地下党,潜伏在国民党部队中,冒险收集情报并为往来南京的地下党员保驾护航,解放后成为南京下关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昨日,南京市鼓楼公安分局年轻民警在整理骆老的档案时,意外发现了这个秘密。

通讯员 赵柏恋茹 扬子晚报记者 于英杰

南京保卫战中 他藏在死尸堆下躲过一劫

骆中洋,1921年7月1日生于广东惠州河南岸乡。目前,从南京大屠杀中幸存的南京保卫战老兵,只有骆中洋、李高山、程云三人还生活在南京,其中骆中洋是年龄最大的一位。

1937年抗战爆发后,骆中洋所属83师,是步炮连一名战士。1937年12月12日,南京保卫战中国守军陷入混乱的撤退,大批中国守军涌向江边。骆中洋和战友挤到挹江门内,却发现退路早已被撤退的人流堵塞。“只能用救火水管做‘云梯’攀爬,有人从城墙上摔下,跌断了腿,有人掉进河里,我当时年轻,费劲爬了下去。”然而,骆中洋还是在江东门被围,落入日军手中。

12月13日早晨,日军押着抓来的四五千名俘虏走到城北三汊河边。骆中洋意识到日军要下毒手了,准备逃跑。“鬼子用刺刀杀人,从站在最前面的人开始捅,我在第十排,和另外三个战友缓缓往后面挪。到傍晚才挪到河边,躲到了尸体堆中。”躲过了日军搜索的骆中洋后来在手稿中写道,“我从死尸堆下掩蔽而获再生的。”

骆中洋并没逃离南京,他后来目睹了日军长达六个星期的野蛮屠杀,与同伴辗转逃到被划为难民区的法云寺,好不容易才从红十字会获得难民证,后来在一对老头老太认领下当了儿子,避免被日军抓走的厄运。

此后,骆中洋生活在南京,1939年与侯女士结婚,共有5个儿女。

身在汪伪政府心系抗日 1947年加入中共开始“潜伏”

骆中洋此后在汪伪政府任职,直到日军投降。

爷爷、父兄等亲人被日军屠杀的骆中洋,总是寻找抗日机会。在一份申诉手稿中,他讲述了与地下党接触的经过。

“1944年汪伪政府警卫第三师上校参谋长徐楚光与时任汪伪首都警备司令部上校参谋处长的我认识后,我们对抗日的想法不谋而合,情意相投,很快结拜为兄弟。1945年春徐楚光领导起义,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第一军。那时我才知道徐楚光是中共地下党。在他的影响下,我也认定革命方向。1946年1月我前往苏北解放区与徐楚光取得联系……”

从此,骆中洋开始了地下党的情报工作,并于1946年11月被正式任命为新四军华中联络部第三工作委员会京锡地区特派员。

1947年8月23日,徐楚光潜入南京,代表中共党组织吸收骆中洋为地下党员。1948年下半年,他与徐楚光突然中断联络,但仍坚持为党工作,与其他地下党为解放南京出力。此种相似经历,令人想起了《潜伏》中的余则成。

南京解放后,骆中洋地下党的身份一度得到承认,并在时任南京市下关区军管会主任倪维介绍下进入南京市公安局工作,由康纳局长任命为该分局第四科长。

他以幸存者之名赴日揭大屠杀真相

一度蒙冤入狱 但坎坷不改老兵本色

1949年底,骆中洋从地下党时期的老领导,时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杨帆处获悉,徐楚光已于汉口解放前夕牺牲。杨帆让秘书何荣给骆中洋回信,并附带了组织关系证明材料,可没能寄到骆中洋手中,这份材料遍寻无踪,他的人生由此陡生波折。

因被质疑历史问题,骆中洋去了公安学校学习。在校期间,他检举了别人的两把左轮手枪和一部发电机,得到通报表扬,也遭到“有心人士”的陷害。1950年4月,骆中洋被遣散回广东老家,次年被捕,后以“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党籍自然被剥夺。他开始了漫长的申诉之路。1980年12月南京市中级法院为其平反,他于1984年退休,同年12月恢复公职,1987年11月南京市委组织部正式发文,承认骆中洋1947年8月入党。

骆中洋本可安度晚年,但南京大屠杀的惨痛经历让他寝食难安,尤其是日本右翼势力否认历史真相的卑劣行径让他愤怒。退休后的骆中洋以“一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于1997年开始与其他幸存者一起到日本、美国等地讲述南京大屠杀经历,声讨日军暴行。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