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95岁抗战女兵王书君:我在台儿庄战场上抢救重伤员


\

2014年11月19日,王书君回忆抗战经历。

“战争让女人走开。”是一个深植人心的名句。

在人们的潜意识中,总认为女人是弱势群体。而战争是残酷的,让女人参与到战争中是不人道的,是有碍繁衍和文明进步的。实际上,当一场战争成为国家的总体战,成为一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决定战时,“战争让女人走开”,便不再适合。

在抗战中,无数英勇的中国女性像男人一样走上战场。她们或当起战地白衣天使,医护抗战勇士,或当起勤务人员,传递记录战场命令,有的则直接拿起枪,与侵略者正面战斗。

时光流逝,昔日的抗战女兵,如今还在世的已经非常少了。2014年11月10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民间抗战志愿者的帮助下,在成都马家花园社区养老院找到了四川抗战女兵——95岁的王书君。日军逼近几个女生徒步逃亡

2014年11月10日,在成都市马家花园养老院内,95岁的王书君斜坐在椅子上。女儿邢建为她盘着漂亮的头饰。同在养老院生活的老人从王书君面前路过,她都会笑吟吟地点点头打招呼。

如果不是胸前的抗战英雄,以及身后墙上贴有的“巾帼英雄”等字画提示,我们根本不知道她就是那个有名的川军女兵。

虽然在成都已生活了60多年,但王书君一直乡音难改,一口地道的河北普通话。推推脸上的老花镜,她向我们回忆起当年参军的故事。

1920年,王书君(原名李书)出生在河北保定市内一个普通市民家庭。和所有普通女孩子一样,她原本过着天真烂漫的生活。1937年,王书君从河北第二女子师范学院附中毕业,考取了保定女子师范学校。

“我想的是毕业后,就当一个老师向孩子们传授知识。”王书君的理想,被战争残酷地破灭了。就在她考上保定女子师范学校不久的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作为热血青年,王书君每天都在打听前线的消息。但每天都有从北方南下逃难的难民和败兵,从前线传来的也几乎都是坏消息。

很快进入9月,日军兵锋已到保定。日军对待爱国学生的残暴罪行,学生们早已有所耳闻。“偌大的中国,此时已然容不下一张清静的书桌。”来不及和父母告别,王书君跟随同班几个女生沿着铁路向南方逃亡。

“那是多么苦难的一段日子啊,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王书君说,由于逃亡十分仓促,她和几个同学只带了几件换洗衣服。没有目的地,没有地方睡觉,只知道跟着铁路往南走。

“记得有一次,路过一片豌豆地。种地的农民早就逃难去了,这已经是一片成熟的荒地。”她和同学饿得实在受不了,钻进豌豆地里,把生豌豆剥开塞进嘴里。“谁知生豌豆没有消化,又开始肚子疼,逃难的速度更加放慢了。”

入护校 学习战地医护知识

就这样一路艰辛地逃难了一个月,王书君终于在河南信阳遇到了中学校长。

“你是继续逃下去,还是为国家做点什么?“面对校长的询问,王书君肯定地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青年人不应该躲在家里甘当亡国奴!”校长听后很是满意,推荐她和其他几名同学进入当地的中国军队第十八后方医院,开始学习最基础的医护工作。

“我们以前没接触过医疗,没有什么基本功。”王书君说,在老医生的指导下,她和其他同学开始紧急学习最基础的包扎缝合等工作。部队的辛苦和繁忙,不是所有女生能撑得下来的。几个月过去,只有王书君一人最后留在了部队。

经过简单的医护学习后,王书君被分入中国军队第30军31师(池峰城部)的师部医院,正式成为一名战地护士。

徐州会战 中日两军血战台儿庄

很快,王书君将参加她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战役,即轰动世界的台儿庄大捷。这里,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当时的背景:

1938年春,日本侵略军调集大量部队,涌向津浦路和陇海路的枢纽、中国南北交通的中心之一——徐州。著名的徐州会战就此打响。台儿庄战役是中国军队保卫徐州的一次外围战役。

台儿庄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既是陇海、津浦两条铁路的一个战略据点,又是运河的一个咽喉要道,是徐州的门户。日军深知台儿庄的重要性,派出精锐部队矶谷师团南侵,企图迅速拿下台儿庄,然后渡过运河,包抄徐州。

中国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下的中国军队,在台儿庄附近集中了40万人的优势兵力严阵以待。

3月下旬,矾谷师团在飞机的掩护下,集中4万人,配以坦克、大炮,向台儿庄发起猛烈进攻。中国守军进行了顽强抵抗,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日军猛攻3天3夜,才冲进城内,城内的中国守军同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尽管日军占据了全庄的四分之三土地,但坚守在南关一带的中国守军至死不退,死守阵地,目的是为了外线部队完成对日军的反包围。

随即,包围、反包围、反反包围的战斗不断打响。中国军队血染山河,日军尸横遍野。最终,中国军队在台儿庄重挫骄横的日军,取得了震惊世界的台儿庄大捷。

救治伤员 年轻战士死在怀里

最终,在这场大战中,中国军队伤亡7000余人,歼敌万余人。作为战地护士的王书君,每天都在硝烟和枪炮声中抢救伤员。一个普通的女医护兵,在一个宏大的战斗中,也许是渺小的,但从王书君的记忆中,我们又能找回这段历史的诸多细节。

王书君回忆说,当时前线战斗十分激烈,每天都有大量部队投入战场,也有大量伤病战士从前方退下,还有一些烈士的遗体运回来。当时她和其他护士,就在后方一个火车站内,对前线运输回来的伤病员进行简单包扎医治。

王书君说:“台儿庄战役中的重伤员太多了,只能躺在火车的铁框子上,等待治疗。有的就在闷罐火车里,连窗户都没有。我背着药箱,与20多个护士一起,在火车上挨个给他们换药。火车上挤满了人,有的伤员直接躺在地上,伤口裂开疼得不行,一直在那里呻吟,听着让人揪心。”

由于前线伤员实在太多,中国军队的医治条件十分恶劣,王书君说,每天都有很多得不到有效治疗的战士去世。“有一次,我正在给一个10多岁的年轻士兵包扎。开始还在说话,很快他就死在我的怀里。”回顾这段往事,王书君不住抹起眼泪。

川军伤兵 刚包扎就想回前线

除了在火车站治疗伤病员外,王书君还和其他医护兵到前线收治伤员。让她最记忆深刻的,是那批来自巴蜀大地的川军。

王书君回忆说,当时四川兵人数不多,但个个不怕死。她记得有个姓周的小兵,从战场上受重伤下来时,头部包裹得只剩一只眼睛。他肩膀上的枪伤正在汩汩流血,伤口缝上片刻,就被血冲开,反复数次才得以缝合。伤情这样严重,他还嚷着要返回战场去杀敌。师部下令,叫王书君想办法阻止他偷偷跑回战场。王书君只得不离身地盯着他。两天后,那个周姓小兵病情稍有好转,趁王书君拿药的间隙,还是跑回了战场。

当王书君赶到战场时,周姓小兵已壮烈牺牲。收殓烈士遗体时,他的眼睛圆鼓,始终无法闭上。王书君感叹地说:“多好的年轻人,如果是现在,他肯定还在读书。但他就这么死了。抗战中,像他一样的士兵有太多、太多。”

成都安家 过着平静闲适生活

台儿庄战役后,王书君跟着师部到了安徽,报名参加了黄埔军校的战士干部训练团。随后,她留在后方,主要搞后勤,负责审核粮食。就在这里,王书君认识了一生的伴侣邢先生。

王书君说,当时在训练团,有20个年轻人经常在一起工作,邢先生很快就喜欢上了漂亮、善良的王书君。憨厚老实的邢先生,也赢得了王书君的芳心,两人共结连理。很快,子女相继出生。

至今,王书君仍记得抗战胜利当天的情境。胜利当天,部队正在西安城内,整个城市都沸腾了:大街小巷,穿梭着满脸喜悦的老百姓,大家奔走相告。鞭炮响了一整天,从早到晚一刻不停。第二天早上,王书君出门看到,整个街上,全是厚厚一层的炮纸。

抗战结束,王书君回到成都,一家人在成都安了家。但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遗憾,由于当年和同学们逃难太快,根本没来得及和家人告别。远在河北保定的父母,现在不知境况如何。虽然一直想回去看看父亲,但因为生活和抚养子女,一直没有成行。

1972年,王书君终于找机会回到保定。但她得到的消息却是,父亲已经去世。

如今的王书君,已经95岁,在养老院里过着平静的生活。每天起床到院子里溜达溜达,再和其他老年朋友聊会儿天,然后看看电视。只要有时间,王书君的子女都会定时不定时地到这里来看望她。

采访结束时,王书君抬起头,看着墙上的锦旗,喃喃自语:“苦难的日子终于熬出头了,现在生活得来不容易啊。”

口述实录

“台儿庄战役中的重伤员太多了,只能躺在火车的铁框子上,等待治疗。有的就在闷罐火车里,连窗户都没有。我背着药箱,与20多个护士一起,在火车上挨个给他们换药。火车上挤满了人,有的伤员直接躺在地上,伤口裂开疼得不行,一直在那里呻吟,听着让人揪心。”“有一次,我正在给一个 10 多岁的年轻士兵包扎。开始还在说话,很快他就死在我的怀里。”

老兵档案

姓名:王书君(女)年龄:95岁民族:汉职务:陆军30军31师(池峰城部)师部医院战地护士经历:参加过徐州会战、台儿庄战役。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