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威尔逊日记:南京整批整批的人被杀戮

1937年12月18日星期六

今天是现代人间地狱的第六天,血和掠夺的记录充满了张张日记,整批整批的人被杀戮,成千上万的妇女被强奸。这里几乎没有任何力量去阻止这些野兽们的残忍、淫欲和野蛮行为……让我描述几件发生在前两天的事件。昨夜,大学的一位中国员工的住所被捣毁,他的亲属、两个妇女被强奸。

在一所难民营里,两个大约16岁的女孩被轮奸致死。在大学的附中里有8000人,但昨晚日本兵十次翻墙而进,抢劫食物、衣服,并强奸妇女直到他们满意为止。他们刺死了一个男孩。今天上午我花了一个半小时为另一个八岁男孩做了缝补手术,有五处刺刀伤,有一处刺穿了他的胃,一部分大网膜流出肚子外,我想他将得救。有一个日本兵在护士宿舍的四楼,那里有15位护士,在她们一生中的这一刻被留下了创伤。

今天我治疗处理了一个有三处子弹孔的男人,他是一群人(80人,其中包括一个11岁的男孩)中的唯一幸存者,他们被从所谓“安全区”的两幢房屋内带出来,带到西藏路西边的山坡上,在那里被残杀,他在他们离开后出来发现,他周围79人全死了。他的三处枪伤不太严重。说句公道话,日本人残杀的这80个中国人中,只有少数几个是退役军人,其他都是平民百姓。

有一个女孩儿,是由产伤而致的弱智人。她除了抓伤了抢她的仅有的被子的日本兵以外,没有任何理智,而她竟被军刀砍掉了半边颈子一半的肌肉。

1937年12月19日

今天上午我回家时,又听到了十几个抢劫及强奸的事。在写完了昨晚在医院所见到的情况报告以后,我与Bates, Smythe和Fitch一起到日本大使馆去,与大使馆中一个叫田中的先生谈话,他详细阅读了我们的报道和听取了许多其他的事件。他本人表示同情,但他对控制军队却无能为力,能做到的仅仅是向上反映而已……今天似乎是一个惨绝人寰的大火燃烧的日子。

昨天有很多处大火,今天在太平路附近的几个大的街区大约在晚饭时都燃起了大火,离我们这里约有60米的一所房子也被烧了。……直到我回家时,火势仍未得到控制。穷人们的所有食物都被掠走了。他们终日生活在恐怖灾害之中,精神正处于歇斯底里的惊恐之中,这种状况何时才能停止啊!

12月21日

昨天早晨一个17岁的女孩带着她的婴儿来到医院。她在夜里7点半前被两个日本兵强奸,在9点钟时出现剧烈腹痛,而她的婴儿在12点出生,很显然,在夜间她不敢外出来医院,以致在早晨她才来。

前天在岗上,一个怀孕6个半月的19岁的姑娘反抗两个日本兵的强奸,她的面部被砍了18刀,有几处在腿上,腹部有一深深的刀口,今晨在医院里我未能听到胎音,她可能会流产(次日晨得知,她于昨夜做了人工流产)。

圣诞前夕

城里的大火似已熄灭,但今天日本人又在沿主干道的两侧点起6堆大火,试图烧掉店铺里的东西。

今天到我们医院来治病的一个男人说:他是一名担架员,曾和4000名中国人一起被日本兵押到长江边。在那儿日本人用机枪向他们扫射,他的肩头中了一枪,侥幸未被打死。他趴在地上,虽然很疼,但他不敢呻吟一声,怕被日本兵听见。

辛伯格今天回到城里,给我讲了更多可怕的事情,他说城外中国人为了阻挡日本坦克前进而挖掘的战壕里堆满了尸体,甚至还有一些未死的伤兵。日本兵为了能使坦克通过战壕,竟然残杀了附近的无辜平民,用他们的尸体将战壕填平。辛伯格借了一架照相机,拍摄了一些现场照片,以证明其所言非虚。

12月30日星期四

今年快结束了,但愿今年早点结束,明年会有个光明的前景,但我们似乎又有点沮丧,因为我们看不到黎明的曙光。我们唯一的愿望就是局势不要再恶化下去了,日本人不可能再杀更多的人,因为最后将没有人再供他们杀戮。

1938年1月3日……

今天发生了三件相当可怕的事情。一个17岁的男孩讲了这样一件事。在14日大约有1万名年龄在15至30岁的中国人,被带到靠近渡轮码头的长江边,在那里日本人用野战炮、手榴弹和机关枪向他们开火,大部分尸体被抛进了江里,有一些被堆起来焚烧,而有三个人侥幸地逃脱了。

一个40岁左右的妇女住进了医院,她叙述了这样一件事:12月31日她被日本人从难民营中带走,名义上是给日本军官洗衣服,有6个妇女被带走。在那些日子里,她们白天为日军洗衣服,晚上则被日本人强奸,她们中有5个人一晚上要受到10至20次强暴,而另一个由于年轻漂亮,每晚要受到大约40次奸污。

来源:《天理难容——美国传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杀(1937-1938)》南京大学出版社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