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费吴生致施彼得函:南京近50%的住房被烧毁

费吴生致施彼得函(1938年2月14日)

亲爱的施彼得:

我很就以前节想给你写信——自从我们互道“再见”,到现在已近三个月,我每天都会想到你。当然,很长一段时间根本没有可能写信,接着我又忙于救济工作,没有时间写,非写不可的除外。

我现在手头上仍有很多活,但我认为我不能再拖下去,我要告诉你这里的形势。

我想你也许已听说(南京)青年会建筑在12月20日被烧。除了后面参观、洗澡、淋浴设备以及在主楼一楼西南角的你的小房间还完好以外,实际上整个建筑都毁了。保险柜在我们赶到前已都被砸开,所幸大部分文件求在。钱自然没有了,我担心所有的文献都被毁掉。张S.Y.、刘华和陈一雷(皆是音译)现在都在那里,抢救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学校未被焚烧,但遭到严重细节。它先是由中国军队占用,接着又被日本军队占用了一段时间。我上周在上海与龙S.C和威尔伯(Wilbur)商量后,决定放弃学校建筑,把仍旧有用的家具搬到中华路22号,租权还给耶稣复临派。我本期望我们能利用学校及时开展某种计划,并在那儿经营一个旅店,但从现在事态发展的形势看,作为一个协会,即使有机会做一些有用的事,希望也很小。经费问题,当然面临着最大的困难—这儿好象没有选民可以支持我们,(青年会)全国委员会也只有很少的钱用于战时急救工作。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同意停止我们这儿目前的工作。理事会是另外一个难题—目前,没有一名理事会成员在南京,我想还需要很长时间才会有人返回这里。

关于人员——王廷和张S.Y.是这里仅有的职员,此外还有17名工友。我和王廷目前在安全区会服务,全国委员会付给张和两名工友看护财产的工资。其他工友我都辞了,工资发到一月中旬,其中有两个人,小何和老李(音译),我让他们在委员会总部工作。我让三名工友清扫学校,但这个月底也要辞掉他们。除了周,我们没有任何其他职员的消息,周现住在重庆。我已写信给他,建议他在四川找一份工作。我为邵、谢和茹(Ru,音译)担心,你认为他们能找到事做吗?很奇怪,我没收到他们的信。还有高,他许诺在11月底前回来但他可能害怕了,或是什么事耽搁了。邵也许诺在他把家人带回漯河(Luho,音译)之后返回。如果你有他们中任何一位的消息,请赶紧告诉我。写信寄到青年会全国委员会,上海博物院路131号,因为这里邮政尚未恢复,全国委员会通过沿江而上的炮艇把信件带来。这也是我下周再次去上海的机会。此前我去过一次,1月29日称作英国炮艇“蜜蜂”号离开南京,(2月)10日乘美舰“瓦胡”号返回。我费了很多皱褶才获日方当局批准。

看到今日的南京,你一定会极为痛心。约有80%的商店和近50%的住房已被烧掉。王廷家在三周以前被烧毁,损失了所有东西。我不知道你家情况如何,因为(日军)不允许我们走出城门。幸运的是,现在形势已向好的方向发展,人们将离开安全区回家——那些房屋尚存的家庭。难民营的人数已从70000下降了一半。两个月来,这里充满了恐怖、暴力和肆意乱为,可怜的人们都被吓坏了。但是,如果没有安全区以及我们委员会的工作,情况还会更高;因此,我总是很感激我留了下来,经历了这一切。也许会有一天,我有机会告诉我们的经历。

我真希望我能写得长一些,但现在不行。请你尽早给我写信并让我知道一些有助于这里形势的建议和信息。把我最诚挚的问候送给你,也送给你在W.A.S.R的同事——J.L.,塞姆·梅(Sar May,音译)(请告诉他我上周看见过他妻子—在青年会招待午餐上我坐在她身边)、辛格福(Singfoe)、泰第(Teddy)、杰克·容(Jack Young)、李杜(Doo Lee)、斯梯恩(Stean为)以及其他好朋友顺便提一句,如果你是用打字机写信,再寄一份副件到九龙青年会,因为我有可能在本月28日与下月2日间去那里——但这事请不必公布。

良好祝愿

您诚挚的

费吴生(签名)

来源:《天理难容——美国传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杀(1937-1938)》南京大学出版社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