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麦卡伦致家人函:南京市民对恐惧已习以为常

12月29日,星期三

这一周7个白天和5个夜晚都行忙,所以没有时间写信。在这儿一个外国人必须在医院值班24小时,以便对付日本人的光临。现正下雪而且奇冷,我们为那些难避风寒和挤住在如此狭小房屋中的人们内心感到痛楚。我们医院已住满了,轻一点的病人安排到金大宿舍。有些人我无法送走,因为他们无处可去。上周有5至20个婴儿(出生),6个降生在圣诞节。很容易找到海因兹小姐,她经常在育儿室照顾所有的小宝贝。

圣诞节我很想念你们,希望你们节日过得愉快。我们推测你们仍在牯岭。传闻牯岭的人撤离。我们完全与外界隔绝。无人能进入南京,出城似乎也很难。我们曾议论派一个人把已经和继续发生的暴行消息带出去。但是获悉一旦出城便不再能返回。

我与米尔士、费吴生、史迈士、宋煦伯、威尔逊、贝德士、林查理合住在卜凯的房子。我们每个人都干双份的活。我们很难坐下来从容进餐,每隔5分钟左右总会有人胡椒球员:要么是为组织卡车被抢,更为经常的是从日本兵那里抢救妇女,我们往往匆忙咽下食物跑出去,难得一起进餐。天黑以后我们不敢独自外出,总是两三人结伴而行。

每天或隔日我出去巡视教会财产。每次去我们在白下路的房屋都发现有来访者(指日兵——译者)。每座外国人的房屋都可以看到一种景象:日本军队到达以前安然无恙,而气侯则没有不被闯入者。所有的锁都被毁坏,所有的衣柜都被洗劫。他们搜寻现金和任何值钱的东西,连烟囱和钢琴也不放过搜查。

我们的留声机唱片完全毁坏了;碗碟大量破碎,与每次掳掠后丢在地板上的其他废品混杂在一起。钢琴的前盖被搬开了,所有的琴键都被某种重物捶击。我们的房子在安全区外面,这些并非出乎意料,但安全区内的房屋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我们孩子们学校的两所房屋被纵火,一所全部烧光。南京城一片凄凉。日军刚进城时很少破坏房屋,从那以后商铺被抢劫一空,大部分都被烧毁。太平路、中华路合成内每条主要商业街道都成为一片废墟。城南许多主要街道的背后地区也被烧毁。每天我们都看见新起的火,不知道这种兽性破坏何时终止。

但一般市民的遭遇更为悲惨。他们对于恐怖几乎习以为常。许多人一无所有,只剩下一件单衣。他们无依无靠,手无寸铁,任凭日本兵摆布,后者已被允许到他们乐意去的任何地方游荡。纪律荡然无存,许多日本兵醉醺醺的。白天他们进入我们安全区(难民)中心房屋寻找中意的妇女,然后晚上就回来强暴她们。如果她们躲开了,负责的男人便要就地被刺刀捅死。十一二岁的女孩和50岁的妇女都难逃过此劫。反抗就要丧生。最严重的伤员们来到医院。一个妇女怀孕6个月,她曾经反抗,脸上和身上有16处刀伤,有一刀刺破下腹。她失去婴儿但自己声明得以保全。男人们把自己交由日本人处置,因为日本人曾允许宽容他们活命——他们之中有个别人在很悲惨的情况下回到安全区。其中有个人说他们被用以供刺杀训练,他的躯体看来确实如此。另外一群人被抓到古林寺附近,有个人总算回来了,勉强活到能够讲述这群人的命运。他诉说日本人在他们头上浇汽油,然后点火烧他们。这个人别无其他伤痕,只是头和颈部烧得如此,使人很难相信他是个人。同一天还有另外一个人,身体被烧伤一大半,也来到医院。他还被枪击。所有这些表明,他们这群人大大概是被机枪扫射时,躯体被堆积在一起,然后加以焚烧。我们未能获悉细节,但他显然是爬出来,设法到医院求助。他们两人都死了。我叙述这样可怕的故事,恐怕会使你好多天吃不下饭。这确实难以置信,但成千成万的人被残酷屠杀——难以知道究竟有多少——有些认为将达到10000之多。

我们见过很可亲近的若干日本人,他们对待我们尊敬而有礼。其他的人非常凶狠并且威吓我们,有时还拳打脚踢。林查理就曾遭遇此事。我曾偶尔看见一个日本人帮助中国人,或者举起一个中国婴儿与嬉戏。不止一个日本士兵告诉我,他不喜欢战争,想回家。尽管日本使馆职员是真诚的并且试图帮助我们,他们无能为力。士兵有良心者极为稀少。

现在是医院查房时间。全部在岗职工约有10恩人。如果我们再次有水有电,事情要容易得多。但是灯需要照管,水需要泵抽,每天增加我们大量劳动。

1月6日,星期四

今天刚来的最大新闻。美国领事馆代表告诉我们,麦卡伦、特里默、米尔士和史迈士的家人在30日离开汉口前往香港。他还带来你在11月底写的几封信。

这是我们一个多月以来得到的第一个消息或邮件,多么受欢迎;我希望你旅途顺利,虽然我确信你必然会碰到许多不变乃至可能的危险。一旦得知你们在何处以及再次迁移的情况,我就放心了。我原来设想你们获准去上海,并把孩子留在上海的美国学校。我希望这样,因为这意味着不用太久我就可以看到你们,虽然我们尚无信心获准离去。

我很高兴能留下来。虽然我们外国人只有20个,却能在安全区为各个难民营提供大量帮助。如果我们有100人去守卫抵御50000士兵,那就可以取得更多成就。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接纳多至12000人,金陵大学大定25000人,神学院和金陵女子神学院各2至3千人,各处空房都塞满了。有些男人正在从事煤和米的运输,任何一部卡车或汽车我们都得看住。

仍然有一具尸体在白下路我们的驻地,另一具在我们南门女子宿舍的一楼,还有一具在普洛柏的院子里--大约都是在13日遇难。在毕犯宇宙德国院子里有一个6个月婴儿的尸体,当日本兵强奸他母亲时啼哭,日本兵用手蒙住他的鼻子和嘴把他别四了,还没有得到允许加以埋葬。我已经在我们医院放胆豪中了38具以上尸体,是从附近街道上收集的,多是中国兵。声明的损失惊人。不同年龄的男人、女人和儿童付出可怕的代价。为什么战争必须如此野蛮?

日本人提到让老百姓回到自己的家,店铺重新开张并且运来大批日本货物,外交部门希望建立一个市政府,但军方不允许。

日本外交官要求市民返家,军队继续恐吓他们所以他们不敢离开难民营。他们要求商店恢复营业,但军队抢走全部货物并且烧掉店铺;他们要求民众开始购物,但军队抢走了难民的钱财;他们要求民众恢复生产(耕种),但军队杀掉了所有的鸡、猪和牛等一切有声明的东西。这多么具有讽刺意味。

来源:《天理难容--美国传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学出版社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