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史迈士:农民不敢回家耕种难民不断增加

史迈士现状记述(南京,1938年3月21日)

1.秩序秩序再次成为问题。抢劫与强奸重现,至少在我们视力所及的范围内如此。其中包括19日下午在设于一处美国产业的难民营对一个少女的强奸。一个日本兵在那里被一个美国人发现,后者尽管受到刺刀威胁,仍能将这个家伙赶走。但他要求一个美国妇女!实际伤害业已形成。

2.食物粮食情况现在已有所缓解,商业兴大米允许更为自由地进城,自治委员会接受从芜湖船运的3000袋大米。但很难判明究竟有多少实际可用,自由输入可以维持多久。价格确定为每担9元或每袋11.25元。由于大米在芜湖售价为每担4.50元至6.00元,此地粮价有望略跌。但自治委员会(经特务机关同意)征收每担0.60元税金,将在某种程度上防止粮价跌落。国际委员会希望能在开放的市场上买米以从事救济工作。

3.经济状况未来最严重的问题,是城内10000名菜农只有少数人敢于回家开始春季的种植。我们试图组织他们返回,以便给他们以较多安全。他们大多不仅失去了家用器物,而且失去了农具与种子。同样问题的另一方面,是人们正从乡村前来,在这里寻求较多的安全。有天下午来了300多人,要求一个难民营收容。聪明的观察员从江北回来说,若干地区冬麦由于战争延误种植将只有不到平常收成的30%,而且有80%的农民没有存粮。句容县的冬季作物稍好,可能有平常收成的70%,但90%农民没有存粮,开始春季耕作的还不到10%。江北的农民也逃不到城镇寻求庇护。如果农村依靠城市,城市又能依靠什么?如果农民是这个地区仅有的基本生产方式,农业的持续便极为重要。

4.救济情况由于乡下人进城,也由于我们的“半固定”难民营塞了15000人,我们只有延缓关闭其他难民。但设于政府建筑的8个难民营已全部关闭,除了一所留下以收容从其他城镇前来者。我们通常试图把所有男人迁出,只允许13至40岁女性留下,儿童亦可随同母亲留下。对城市南部的视察表明,一个月以前还很荒凉的许多街道,现在已有人居住,而且向城市东南部延伸。但很少有妇女回去——有了2月份第一个星期的可怕经验,人们已懂得把年轻妇女留在难民营或安全区其他房屋。莫愁路甚至还有一家米店开张。

汇集热心掩埋团体和其他方面的信息,据估计南京城内有10000人被杀死,城外约30000人(受害)——后面的数据只是统计的护城河附近的区域,据估计死亡总数中的30恩%为平民。

5.案例

460 2月27日下午大约4点钟,蔡基兰(音译)及其父停留在名叫Sa Chou Wei Chiao地方的一座房屋边,离南京水西门外大约8至10里,屋子里有一些妇女。看见日本兵走近,妇女便跑走。日本兵来了,问女人在哪里,并且要孩子及其父带他们去找。夫子拒绝了,于是一个日本兵开枪击中孩子的腿,伤得很厉害。目前他正在大学(医院)接受治疗。

461 3月4日。秣陵关一个54岁农民在2月13日被日本兵索要几条牛、驴和女人,邻居们都跑了,日本兵把这个农民捆起来,离地面3尺将他吊起,然后在下面燃火烧他。他的下腹、生殖器和胸部严重烧伤,头部和脸部的毛发也烤焦了。有个士兵提出抗议,因为他年纪大了,并且把火拿开,还扯掉农民烧着的衣服。日本兵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其家人回来把他解下。

462 3月9日晚8时,日本兵来到珠江路黄先生家,要他带着找女人。他不同意,于是一个日本兵用刺刀捅他,刺穿左腹股沟,刺入皮肉1.5英寸。他跳转身,用右手推开刺刀,手亦因此被刺伤。他逃跑,日本兵追赶,但他毕竟奋力跑掉了。刺刀幸好没有触及动脉。(因为害怕日本兵回来,与他相关的两家合共12个人迁移到金大附中)。

463 3月10日约在晚上8点钟,5个身着蓝色和黄色制服的日本兵来到门市(音译)蔡先生的家。两个兵在外警戒,其他三人进屋要钱。全家跪下乞求宽免。这三个士兵在房门前面放一个木梯。用绳子把丈夫拴在梯上,把他吊在那里。他们继续搜索这个家庭,拿走一张5元钞票,一个10仙日本铜币,3枚中国两角银币,一张纸币和一个铜板。在翻遍衣柜和箱子以后,他们拿走一件皮袍、一件妇女冬衣和一台留声机。时,他们猛刺的大腿六次、肩膀两次,最后枪击头部,他立即死去。他们还把跪在地下的蔡李氏的头部刺了几下,并刺王姓大腿两次,然后他们走了。

464 3月11日,一个妇女在邻居小屋里被两个日本兵强奸。

465 3月15日,一个姓张的人,47岁,住汉西门,早上7时走近朱寿巷(音译)时,被流弹击中头部。他被送往医院治疗,但到达后不久就死了。

466 3月17日晚10时,6个日本兵闯入一个姓高的40岁农民的家,他住在后宰门。他们要高找女人。高回答说他没有女人,也找不到女人。于是他们就用刺刀多次猛戳他的身躯和颈部,并且砍他的头。他逃跑,但刚到门口就倒下了,血流如注。他从此再没站起来。看见他已被杀死,这些日本兵迅速离去。

467 3月19日下午3时半至4时之间,一个日本兵在金大华言学校难民营强奸一个19岁少女。贝德士博士于4时05分到达,但他走近这个日本兵时,后者挥动刺刀粗野地说,“要姑娘”。但贝德士把他赶走。这个日本兵毫无酒醉迹象。

468 3月19日夜晚,一男一女爬过(金大)附中难民营院墙时被抓住。告诉他们不能进来,他们说这个女人晚上已被强奸过两次,他们不能回家。

469 3月20日晚9时半,我们临近5个贫穷家庭被日本兵抢走283.30元。

470 3月19日,我们一个职员的叔父被日本兵押走,因为他穿卡叽布裤子。施佩林救了他。

来源:《天理难容——美国传教士眼中的南京大屠杀(1937-1938)》南京大学出版社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