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美传教士见证南京大屠杀 扬大留德学者发现珍贵史料

南京大屠杀是让每个中国人都刻骨铭心的一段惨痛记忆,然而,日本却始终在回避这段历史。近日,在德留学的扬州人李女士在德国图书馆翻阅资料时,意外发现了一份美国传教士福斯特的日记,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增添了无声的铁证。福斯特先生曾在扬州美汉中学任教,亲历南京大屠杀,并用文字和图片记录了当时日军在南京的所作所为。这些饱浸中国人血和泪的文字,不仅真实再现了日军的累累暴行,而且还展现了一位美国传教士对扬州的眷恋和牵挂,读来令人动容。

美传教士日记体史料

见证日军暴行

扬大留德学者李女士是一位从事西方教会与扬州关系研究的扬州学者,近日,她在德国图书馆查阅相关研究资料时,发现了这份珍贵的史料,这是一份由美国传教士福斯特先生和夫人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以亲身经历记载下来的日记体实录史料。

福斯特先生用大量触目惊心的文字描述了日军在南京犯下的累累暴行,与此同时,由于他曾在扬州美汉中学任教,对于这座美丽安静的小城,福斯特满怀眷恋与感情,在日记中频频提及。

“他的文字记载,不仅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暴虐行径,还充满了一位美国传教士对扬州的牵挂之情,福斯特作为一个满怀善念的美国传教士,他代表了人类正义的良心,与残暴的日军暴行形成强烈反差。”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认为,福斯特的这份日记,细节真实可信,情节描述动人,通过他的客观冷静的翔实记载,再现了南京人在那段如同炼狱的战争岁月里遭受的噩梦般的经历,为南京大屠杀提供了全面而生动的记录。同时,福斯特日记对研究当时扬州在战争状态下的现况,提供了翔实的历史资料,与此同时,福斯特还用手头的镜头摄下了一幅幅珍贵的黑白照片,其中有被日寇杀光家人的难民区孩子;池塘里浸泡的被日军无故杀戮的南京平民……这些暴行令人无比愤慨!

曾在美汉中学任教

战争时期留下珍贵史料

福斯特全名欧内斯特·福斯特,于1895年生于宾州,1917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在巴尔的摩圣保罗小学担任校长助理两年以后,作为圣公会传教士前往中国并在扬州美汉中学任教,1936年他与名律师汤森的女儿克拉丽莎在波士顿结婚。婚后,福斯特夫妇一同回到中国,住在扬州。

南京沦陷前一个月,他们从扬州移居南京,在圣保罗圣公会教堂服务,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一直留在南京,并担任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的秘书。

1937年11月底克拉丽莎从南京撤退到汉口,1938年1月中旬经过香港到达上海。福斯特与另一位圣公会牧师马吉,留在南京度过大屠杀的全部岁月。从1937年11月23日至1938年2月13日期间,福斯特夫妇亲历了这段非常时期,通过他们的眼睛和镜头,为中国人留下了一份珍贵的史实。

福斯特先生的书信部分摘录

1937年11月23日 星期二

刚刚传来空袭紧急警报。火车站的局势今天比以往更可怕、更混乱。我到达时有250名伤员,天亮前又来了750名。有一些男童子军在协助工作,但由于下雨、严寒和缺少交通工具,没有其他的志愿者出现。大部分是重伤号。马吉还在想办法通过卫生部找更多的志愿者和救护车。使馆的帕克斯顿先生今天传来电文:“无锡团体抵达。电告扬州关闭机构来上海,马吉与福斯特如有可能撤离时即来上海。罗伯特”

11月24日,星期三

我们和中国工人住所的范围界定,而且要在市内的驻地墙上贴出公告,大意说这是美国财产。今天有空袭。从9月25日以来,他们第一次往市内投掷炸弹,这是转入恶劣形势的开始。据说死伤达40人。

11月26日,星期五

马先生22日从镇江寄出的一张明信片上说,他正在往安徽的回家途中,艾尔西娅、斯蒂文和莱丝莉和他在一起(这说明了他对扬州人撤退至上游而非下游到上海的误解。)……扬州的寇先生寄来一封快件,说省政府想“借用”我们美汉学校的建筑作为办公室……昨天下午,我们去做了感恩节礼拜,参加了大使馆的茶会。这是一次很好的礼拜。金陵大学的贝德士博士给我们作了精彩的感恩节演讲。参加礼拜的还有美国炮艇上的军官、舰长、“希伯干”号(Sheboygan)上的大夫和年轻的海军上尉,后者说他是圣公会教徒。他和其他军官们都非常友好,并对传教士及其工作表示同情。——火车站的情况有所好转。黄上校又出了一大笔钱建立一个医疗站,委员长本人昨天去了火车站视察情况。

11月28日,星期日

我赶早去城内的圣保罗教堂,行圣餐礼,进行早祷仪式。参加的人不是太多。自从政府各部撤离,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或正在撤退。我想这也好,让我们操心的人越少越好。郭先生非常担心他的家人,他们无法离开芜湖。我们建议他去芜湖和他们呆在一起,我相信他只要有办法一定会去芜湖的。我给扬州的寇先生发了一封信,让他带给地方官员,拒绝他们使用美汉学校的建筑。我想去扬州看看,但这儿的事太多,而交通状况如此不稳定,去一趟得花好几天工夫,局势又变得这样快,我们的生命是以小时计算的……扬州来的两位女工作人员——邵小姐和蒋小姐在大学医院表现得十分勇敢,卷绷带、包扎伤口,很有爱心。

12月3日,星期五

使馆发布了最后一道警告,要求美国人离开南京,让我们选择以下的三种途径:(1)自行撤离;(2)乘美国“帕奈”号撤离;(3)留在城内。马吉和我选择了最后一条。我们觉得应有尽量多的外籍人士合作,以保证中立区计划的顺利实施,这是提供给我们工作人员和信徒的唯一办法。而且,我们留下的决定也能鼓励护士和卫生员们忠于职守。我们不能反悔,我们的存在帮助了不少人在这种危急关头仍然施以援手。帕克斯顿先生刚刚打来电话,说艾尔西娅、史蒂文、莱丝莉已于11月28日抵达上海,令人欣慰。

12月5日,星期日

从昨天起,马吉和我与一位克拉先生住进市内保留地区舒尔兹的宅寓。随着日军逐日逼进,要顾及这么多人,我们觉得最好离开下关,把中国工人也带进城。昨天一直忙于打包搬运。

仆人们下午进来说,粥厂已准备好。我们让苦力搬来所有的食品盒。我们要靠它们维持一段日子。我们还带来了电唱机和唱片。我们带来两张床,因为可能会有更多人搬进来。我们没有住在汉森先生的石油公司,因为他手下一批原本打算离开的人又回来了,住进了我们原想住的屋子。不过我们也从那儿带了一批人过来,他们像住寝室那样打地铺。我去了卜凯的宅寓。戴籁三夫人叫我去做英文礼拜,很简单,我简要说明了《圣经》的目的,这是主日,今天早上我正准备去圣保罗教堂主持礼拜时,响起了空袭警报。司机说如果我不害怕就可以外出,因为街上不再有警察阻挡行人。我急于赶到教堂,因为这是本月的第一个主日,我们将举行晚圣餐礼。我们刚行至半路,三颗炮弹从头顶咆哮而过,高射炮开始反击。我们不得不离开汽车,躲进掩体。我们的礼拜很好,人不多,但比我料想的多一点。奇怪的是,大部分是妇女。救护伤员的工作使这一周显得十分漫长。去火车站的人越来越少,人们以更快的速度撤退,后来我们的卫生员几乎是24个小时连续工作。我很高兴我们终于取得些许成绩。随着战线越来越临近南京,他们得找铁路之外的其他方式运进伤员。事实上,有50至60人从丹阳徒步而来。他们说不少人中途落了队,有的人死去了。

今天早上马吉在汉森宅寓楼下的一间大屋子做礼拜,在那儿他们设了一个圣坛作日常之用。马吉说礼拜给人印象深刻。我想有一些非信徒也参加了,这是一个极佳的机会,以具体的方式应用基督教。

战线日益逼近城市,情况越来越紧急。有人建议中方不要守城,但他们坚持要防守。他们能守多久很成问题,因为他们的卫戍部队都是老弱病残,而精锐部队已被消灭殆尽。我们希望为百姓着想,战斗不要拉得太长。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祈祷,做基督信徒的忠实见证。我们是无助的,但上帝不是。寇牧师来信说扬州仍是一片安宁,很多人已从市内逃走。我们的美汉学校仍然完好,目前还未被占领。

1938年3月16日

同时,日军也占领了扬州,我们的美汉学校和教堂区被洗劫一空。日军占领这些建筑并把它们作为营房。市内其他两处驻地没有被破坏得这样厉害。我们的基督徒全体逃往农村在一起祈祷。我们的中国牧师不时返回市内,最后终于又都搬了回来。许多基督徒设法逃到了上海,带给我们最近的消息,还不算太糟糕。呆在上海的原来在扬州的外国人好几次想回去,但日方禁止他们返回。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