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一位日本老太太反思战争:小小荷包,捎去对南京的祝福


\

说到儿时死里逃生、失去亲人的经历时,小川喜久子几度哽咽。

龙虎网讯 两位亲人69年前死于美军轰炸的小川喜久子,饱受战争中家破人亡的痛苦。10年来,她每年都托人带20多只自己做的荷包,给自己并不认识的南京人,为曾遭遇日军大屠杀的南京祈福。这位普通的日本老人用这种独特的方式,表达她对战争的反思与对和平的追求。

亲人死于轰炸,看到飞机她就会吓哭

10月9日,日本圆光寺住持大东仁先生从名古屋赶来大阪,接受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采访之后,给采访团每人一只小荷包作为礼物。荷包图案精美,做工考究,让人爱不释手。大东仁说,荷包是名古屋一位叫小川喜久子的老太太托他转交的。听到荷包背后的故事,记者决定去名古屋见见这位素昧平生的日本老人。

第二天,记者赶到名古屋,热情的大东仁帮忙接来小川喜久子。一头白发的小川喜久子,穿着素淡的日本传统服装,戴着一副老花眼镜,见人未语先笑。那些精美的荷包,她说“做起来一点不费事”,因为自己退休前从事服装裁剪缝纫,平时爱做荷包、手帕之类小东西。她说,给南京人送荷包,是因为她深深体会到战争中家破人亡的痛苦。

1945年的夏天,小川喜久子才5岁。当时母亲带着他们兄弟姐妹4人,找地方躲避美军飞机轰炸。不幸的是,在那次美军轰炸中,他们一家5口只活下3人。她记得,当时自己跑不快,大姐把她放进童车推着跑。飞机怪叫着俯冲而下,炸弹从天而降,接着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那次轰炸在小川喜久子的左脸上留下一道永久的伤痕,现在仍清晰可辨。

“当时一颗弹片崩到我的脸上,血很快就淌下来。推着童车的大姐突然身体前倾,趴在车上,趴在我身上。她从此再也没能站起来!”小川喜久子说,她后来才知道,姐姐所受的伤是致命的,没过几天就死了。“她去世时,伤口里生满蛆虫。”讲到伤心处,老太太声音哽咽。

那次轰炸给小川喜久子内心留下的伤害,久久难愈,以后的很多年,只要看到有飞机飞过,只要听到飞机的轰鸣声,她都会吓得直哭。

遇难家庭的幸存者,余生饱受煎熬

二战后期,数十万日本平民丧生。“战争让很多人失去生命,我们活下来,总得做点有用的事。”小川喜久子说。这30年,她一直做志愿者,为社区残疾人提供帮助,有时带他们出门透透气、散散步。

小川喜久子说,认识大东仁先生之前,她读过一些历史书籍,了解到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这才有了后来的美军轰炸日本。

认识大东仁之后,得知日军在南京制造大屠杀的历史,让她与那座从未谋面的城市——南京有了联系。10年前,大东仁来南京参加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活动,小川喜久子让他带去20只荷包,表达她对这座遭遇过日军暴行的城市的善意。从那以后,大东仁每次去南京,都会有小川老太太的荷包随行。每个月9日,大东仁都会去小川家念经半个小时;每年11月9日,大东仁去她家念经时,小川喜久子都会早早把20只小荷包备好。

小川喜久子经常想,在南京大屠杀中,那么多中国人遇难,数以十万计的家庭就这样家破人亡。遇难家庭的幸存者,在余生中一定饱受失去亲人的煎熬。

发动侵略的国家的老百姓是受害者,受到侵略的国家的老百姓更是最大的受害者。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日军南京大屠杀中遇难者不下30万人,其中大多数都是普通民众。今年12月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祭奠追悼的对象主要是遇难的普通民众。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首先是公祭死难同胞,但法定的公祭对象,还包括所有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被日军杀戮的死难者。”朱成山说。近代以来,从1874年日本进犯台湾到甲午战争,再到在中国东北进行的日俄战争,直至抗日战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中遇难的中国民众,多到无法精确统计。

修宪在日本不得人心,注定要失败

小川喜久子多次跟记者说,从战争中活下来的人应该做点有用的事,其中特别重要的就是捍卫和平,防止战争重来。

虽然名古屋右翼势力很嚣张,现任市长桥下彻是日本右翼的干将,但这座城市爱好和平。小川喜久子主动聊起桥下彻,说他竟然罔顾历史事实,胡说南京大屠杀没有发生过,“这是乱说,因为他根本没有去调查研究过这段历史。”

右翼的荒谬言论必须坚决反击,不能听之任之,因为一旦成为社会上有影响力的舆论,将极大影响老百姓的价值观。小川喜久子回忆,1945年,她哥哥17岁,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当兵,因为从小被军国主义教育洗脑,当时他觉得为天皇打仗、为天皇战死是无比荣耀的事。二战结束前,日本“神风特工队”飞行员经常驾驶飞机进行自杀式攻击。当时,她哥哥报名参加空军,到东京去参加日本空军招收飞行员的面试,但因视力不够好,没能入伍。这些举动,现在想来很荒唐,但在当时却觉得很“神圣”。

以史为鉴,小川喜久子对日本右倾主义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现在日本国会和内阁都蠢蠢欲动,要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这很不合适,修宪就意味着走向战争。”她所在的义工团队成员都反对日本修改宪法第九条,反对日本拥有自己的军队。“这在日本不得民心,注定要失败的。”(文字 陈炳山 于英杰 摄影 余萍 视频 丁峰)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