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网首页|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热线(025)84687180 新闻热线(025)84686051

忘记历史, 就失去了和平的基石

“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这是已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的遗言。如今,这句话不仅挂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展厅的墙上,而且被很多人记在了心里。

选择宽恕而不是仇恨,是着眼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智慧和善良。但如果忘记历史,难免有重蹈历史覆辙的危险。德国前总理勃兰特曾说过“谁忘记历史,谁就会在灵魂上生病”。尤其需要警惕的是,日本右翼势力正刻意让国民“忘记”李秀英叮嘱记住的历史,他们要隐藏起那段人类文明史上罕见的黑暗。

仇恨还是宽恕,取决于反省是否彻底

“要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这句话让无数人为之动容,但不记住仇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比如,日本原爆受害者就承认,他们恨美国人。

山胁佳朗的父亲,在69年前死于美国在长崎扔下的一颗原子弹。“美国跟你有杀父之仇,你恨美国人吗?”81岁的山胁佳朗咬了咬嘴唇说:“仇恨是有的,每当身体遭受病痛折磨的时候,这种恨就更强烈一些。”不过,山胁先生信奉“冤有头债有主”,他认为一般美国国民不知道“曼哈顿计划”,不应该负责。他恨的是美国作出轰炸决策的军方和那些研究原子弹的科学家。

长崎市原爆受害者政策部长野濑弘志坦率地说,对扔下原子弹的美国人,“仇恨并不是没有”。但他补充说,为了废除核武器等世界性的和平课题,必须和美国合作,所以要把个人的感情放在一边。

记者在日本采访发现,日本国内建有很多以和平为主题的纪念馆、博物馆,各地也有很多以和平为主题的活动,但其中大多强调日本是二战的受害者,特别强调二战后期日本遭到的轰炸和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爆炸。

松冈环女士退休前是小学教师,她发现,日本历史教科书强调日本作为战争、作为原子弹爆炸受害者的一面,但没告诉学生发生这些的原因。“历史有着严谨的逻辑,先有日本发动了侵略战争,成为加害者这个因,才有它成为受害者的果。”松冈环说,只有告诉学生真相,他们长大后才更知珍惜和平。

与日本在二战后期遭遇轰炸相比,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中国完全是受害者,民众遇难人数要多得多。南京曾遭遇日军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南京人、中国人对此都不会轻易释怀。

紫金草合唱组曲的词作者大门高子告诉记者,多年前有一次她在南京坐出租车,到了目的地,司机跟翻译说“早知道她是日本人,我就不带了”。对司机这样的态度,大门高子觉得非常正常,也更让她感受到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之深。2001年春天,紫金草合唱团在南京青春剧场演出《紫金草的故事》,当面向南京人表达反省战争与追求和平的心声。“第一次到南京演出之前,团员们对南京之行充满担忧,市民会不会用石头砸我们?”大门高子回忆说,刚到南京时他们上街不敢出声,害怕一说日语被发现自己是日本人。但当他们到了南京之后,他们才发现中国人的胸怀真是非常宽广。他们用歌声唱出反省与和平之声,赢得南京人的宽恕,成为南京人的朋友。

东史郎、三谷翔这些当年侵略过南京的日本老兵,只要真诚道歉,都赢得了南京人的宽容和谅解,也赢得了全中国人的尊敬。

记住与忘却,较量从未停止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展厅墙上,还挂着约翰·拉贝的一句话:“可以宽恕,但不可以忘却。”

日本右翼势力在教科书问题上花招迭出,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强征慰安妇,目的都是刻意“忘却”不光彩的侵略历史。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对自己“受害”的历史却一直不遗余力地强化。

拒绝忘却,日本第一时间建起原爆纪念馆。战后的日本顶着美军占领的压力,仍然第一时间筹备并建成长崎和广岛的原爆纪念馆、资料馆。10月7日,记者在长崎原爆资料馆采访,原爆馆“被爆资料课”职员绪方英仁先生告诉记者,在原子弹爆炸之后不久,日本就着手在广岛和长崎建纪念馆,固化受害历史。1949年5月,原子弹爆炸3年多之后,长崎就建起了爆心地公园,并在长崎国际文化会馆中开辟出最早的原爆资料馆。而从1946年开始,日本就在每年的原子弹爆炸纪念日,举行对原子弹爆炸死难者的高规格公祭悼念活动。

战后的日本很快建起原子弹爆炸相关的纪念馆。但是,中国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筹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介绍,1982年,日本文部省把中学教科书中的“侵略中国”改为“进入中国”,篡改历史,否认日本曾经在二战时期侵略加害中国人的史实。这一事件激起了中国民众,特别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遗属们的愤怒,他们要求把“血写的历史铭刻在南京的土地上”。1983年12月13日,即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46周年祭之际,纪念馆正式开工建设。1985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这座中国抗战系列第一座博物(纪念)馆正式开放。

到1994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遇难者57周年祭日,江苏省暨南京市社会各界人士在纪念馆举行悼念活动。这是对30万死难同胞的第一次公祭。

88岁高龄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余昌祥回忆:“我生父被日军杀害,养父也被日军刺伤,我死里逃生,侥幸活了下来。”他说,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遭受的日军伤害,亲眼见到的日军罪行,至今忘不了。他认为,我国将12月13日设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是对死难者亡灵的尊重,也是对世人的警示;对以安倍为首的日本右翼势力妄图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行径,是个狠狠的反击。他念念不忘地告诫: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正视历史,才是和平的基石

长崎原子弹空中爆炸的正下方,在1949年建起来爆心地公园。公园碑石上这样记载原子弹爆炸:“昭和二十年八月九日午前十一时二分,一发原子弹于上空500米爆炸,一瞬间,73800人死亡……”值得玩味的是,这个简介的时间、地点看上去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但一些关键信息却被“忽视”了。“一发原子弹”是谁扔的,没有交代;为什么要向日本扔原子弹,更没有交代。长崎大学历史教授高实康稔说,这样表述是日本怕得罪美国,是出于政治意图的历史表述。

全面的历史,才是真实的历史;有意忽略和屏蔽关键信息的历史,是片面的。关于日本侵略战争给亚洲国家造成的巨大灾难,日本右翼经常会抛出出于各种政治意图的历史表述,极大地伤害了曾遭日本侵略国家人民的感情。

日本一名叫浦亚由美的高中生参观长崎和平资料馆,看到日本对外侵略给邻国造成的巨大伤害,明白了日本刻意淡化对外侵略历史的事实和用心。她在留言中写道:“为什么我们总是和邻国闹矛盾,搞摩擦,老是告诉我们中国人不好的事情,教科书也不告诉我们真相,到这儿参观之后我找到了原因。”

日本历史学家、都留文科大学名誉教授笠原十九司说,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基本史实,历史学界是有共识的,但在右翼政治势力的影响下,现在日本国民对于日本侵略战争的认识处于危机之中。“日本和战时一样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极不正常的,对日本而言则是危险的。”

在东京的女性战争与和平资料馆馆长池田惠理子看来,与日本相比,德国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更加坦诚,对战争的反省和担负战争责任方面做得比日本好得多。战后,美国基于自身利益,没有彻底清算军国主义势力。当时周边国家也忙于各自紧迫的事务,没有追究。

刻意隐瞒、否认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史实,让世人看不到日本反省的诚意。“这不利于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东史郎诉讼案“日本后援团”秘书长山内小夜子认为,如果日本政府不能认真对待这段历史,那么,中日两国包括民间的和解就永远横亘着一堵墙。正视并尊重历史,才是和平的基石。

版权所有:龙虎网·江苏龙虎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2002-2015 LONGHOO.net,Jiangsu Longhoo.net,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