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游庆仲建议引入信用体系规范乱停乱放问题

2017-03-03 16:23:33

委员游庆仲建议引入信用体系规范乱停乱放问题

上海4000辆乱停乱放的共享单车被扣后挤爆停车场。CFP供图

委员游庆仲建议引入信用体系规范乱停乱放问题

游庆仲

近日,一组上海4000辆共享单车挤爆“扣罚车辆”停车场的照片在网上刷屏,这些因乱停乱放被扣的共享单车中,光摩拜单车就超过了3500辆。

事实上,过去短短数月间,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迅速在全国各大城市铺开,随之而来的管理和规范问题也引起各界关注,乱停乱放、盈利模式、资金安全这三大困惑引起社会热议的同时,更成为全国两会上的热点话题。

三大困惑众说纷纭

占道乱停如何管理

上海4000辆乱停乱放的共享单车被扣后挤爆停车场,并不是个特例。去年底以来,包括南京在内的众多城市都发生过共享单车被城管部门清拖的情况。有评论称,共享单车不仅是公众素质的“照妖镜”,还是公共管理素质的“显微镜”。

会不会是昙花一现

除了乱停乱放,另一种质疑的声音指向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依靠大量热钱迅速铺开的共享单车,也迎来类似于当初滴滴、优步那样的“群雄逐鹿”时代,一旦资本撤离或钱烧光了,大量共享单车会不会成为一堆废铜烂铁?

押金有去无回咋办

随之而来的另一重担心是,大部分共享单车在使用前都需交一笔“押金”,一旦单车公司“人走楼空”,老百姓交的押金会不会有去无回?不仅是一般公众,就连一些政府职能部门官员都曾表达过如此担心。

■声音

交通部长:应该鼓励支持

两会前夕,在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回答媒体提问时,给出了来自政府高层的回应:共享单车对于解决人民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特别见效,应该积极鼓励和支持共享单车的发展,政府、运营者和使用者三方面都应该共同努力。

“共享单车出现以来,发展总体是好的,但是也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违规停车、蓄意破坏车辆、服务维修不到位等等。”李小鹏表示,首先在政府方面,政府部门要主动作为、推动新的事物能够更好地发展。二是运营企业要遵守城市的有关规定,特别是做好线下服务。三是使用者也要增强文明意识、遵守交通法规、遵守社会公德。

记者专访

全国政协委员、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游庆仲:

通过信用体系规范“乱停乱放”

前天,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游庆仲就共享单车引发的一系列争论,接受了扬子晚报记者的专访。游庆仲告诉记者,前不久他曾专门就共享单车的发展到南京市调研,总体上,从政府部门到社会各界还是认可共享单车并支持其发展的。对于现在最突出的“乱停乱放”问题,完全可以通过信用体系来解决。

游庆仲对于共享单车未来发展的预想,让人耳目一新。他说,现在不少城市骑自行车出行的人比较多,如果是自己的自行车,势必要从家骑到终点,放在中途或是地铁站会不放心。共享单车不一样,能引导更多习惯长距离骑车出行的市民改变出行习惯,从家骑到地铁站,然后换乘地铁等大容量公共交通工具,出了地铁再骑上共享单车。从这个角度来看,自行车占用路面的比例会大幅降低,实际上提高了整个道路的利用率。

游庆仲在调研中也发现,当下社会各界对共享单车最大的意见就是乱停乱放,“我相信这种情况会逐步改善。可以通过信用体系来改变。”游庆仲说,技术上对每辆车、每个借车人的轨迹跟踪不难实现,一旦发现骑车人无序停放,一次可以警告,二次加重警告,超过三次就停止借用的功能。与此同时,相关部门可以进一步完善城市自行车停放区域的划分,引导共享单车有序运营。

相对于这些管理上的创新,游庆仲提出,政府要防范平台资金安全问题,但他也认为,目前市场上主流的共享单车平台已经投放了大量自行车,海量投资砸下去了,不是说收手就收手,当然政府也要加强这方面的监管,引导企业诚信经营。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刘根荣:

别怕平台“跑路”,摩拜3年能盈利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刘根荣长期从事共享经济研究,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他首先纠正了一个公众的错误认知,“共享单车这种以平台大规模投资为基础的新业态,并不是典型的共享经济,而是‘互联网+交通’的背景下出现的新智能租赁形式。”

刘根荣认为,共享单车迅速得以发展壮大,一方面得益于智能租赁带来市场的新增长点,车辆停在哪个点,平台和使用者信息搜寻非常简单;另一方面就是如今大城市交通拥挤,停车位稀缺,市民短程出行时,如果有随手可及的自行车骑行,又不要找停车位,支付也简单便宜,市场很快便活跃起来。而且,共享单车把以往一些快死去的自行车生产商一下盘活了。

去年底以来,不少人对共享单车的另一个质疑,就是找不到盈利点将昙花一现,刘根荣对此持否定态度。他以摩拜单车举例,摩拜有两个收费渠道,一是分时租赁费,二是押金,这就保证了持续的现金流。而且,这样的模式很容易对客户形成锁定效应,“我估算应该3年左右,摩拜就能进入盈利状态。”

刘根荣对记者说,目前共享单车处于刚刚起步阶段,建议政府最好先观望,不要急着出手管死。当然“乱停乱放”这种现象还是要予以规范的。但总的来说,对于新生事物,政府应有更大的宽容度。

支持归支持,问题还得指出来

想退掉押金,怎么还得先充值?

伴随着共享单车的扩张发展,各种问题也层出不穷:押金缴纳时间较早、费用较高、资金是否安全、退还遇阻等问题,时常通过扬子晚报微信、微博、热线汇总到记者手中。

退钱时找不到客服

南京市民方女士近日在上班途中,发现了一辆摩拜单车,“一出地铁口就看到了,觉得好玩,就充了299元骑了一把。”

到达目的地后,方女士想退钱,“但没想到系统非让我先充值。”方女士说,系统显示最低充值10元才可以退掉押金,“我充了10元是不是还要再骑9次,但我不想骑了啊……”

搞不明白情况的方女士拨打客服热线询问,却一直打不通。在投诉中,不少使用者都对押金的去向存疑,希望企业对资金去向公开。

解锁不成却被扣费

不少市民反映,明明在地图上看到有一辆车,到了地方却发现是在封闭式小区里面,根本无法骑行。“我用的OFO单车,这个软件的问题是不显示单车具体位置,只显示数量,这样找起车来就像玩‘躲猫猫’的游戏。”

此外,还有用户反映,在骑行过程中,明明解锁没有成功,却反而被扣费,拨打客服热线也依旧无法接通。

“我在路上看到过穿校服的低年级学生骑车,这个情况是不是要监管一下?”不少市民反映,尽管这种情况不多,但也希望相关部门多注意一下。更奇葩的是,市民李先生在扫了车身上的二维码后,才发现是个假二维码。

■记者调查共享单车最大难题是“停放”

南京并不像北京、西安,有着宽敞的马路和人行道。记者昨天在新街口看到,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可以停车的地方都有专人收费看守,而留给共享单车的区域真的少之又少。在一些比较狭窄的街道,共享单车只能横着停在路边,或者“藏”在角落里。

“我本来想从延龄巷骑到中央商场对面的南京银行,但骑到后才发现所有停车的区域都是有偿收费的,并不允许共享单车停靠,我只能又骑了一段,停在一个空地上,然后又走了五分钟回来。”“本来想骑到管家桥办个事,但骑到了才发现车子根本没地方停,后来只能先停在盲道上,赶紧办完事出来再骑走。”在采访中,不少市民都反映,在南京,很少遇到自行车被损毁的事情,倒是市区很难找停车区域让人“头疼”。

■企业回应资金监管正在规范中

近日,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了多家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单车负责人表示,目前摩拜单车已经与招商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交由第三方监管,与公司的运营资金分开。当用户发出退押金请求时,随时满足需求。退款即刻经由第三方支付渠道,原路退还给用户。

对于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题,摩拜方面的解释是:一种原因是由于服务器宕机,导致押金退还延迟;另一种原因则是由于押金退还需要经过支付工具和银行的结算后,才能到达用户的账户中,需要一定的时间。

对于“需充值才能退押金”的问题,摩拜方面表示,用户也可以选择充值1元,不一定非要充值10元。

记者 石小磊 徐媛园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